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父亲二三事

原创作者:蔡天文 来源:闽西日报 编辑:吴丽仙 2017-06-23 09:56
说起我的父亲,让我想起了豆腐鱼汤。铁锅架在柴火灶上,煮着鱼和白豆腐。水翻滚着,白嫩的豆腐在锅里漾着,鱼肉闷闷地响着,香气弥漫开来,直引人垂涎欲滴。这时的我,从学校匆匆赶回,躺在餐厅的长板凳上,闭目养神 ..

说起我的父亲,让我想起了豆腐鱼汤。铁锅架在柴火灶上,煮着鱼和白豆腐。水翻滚着,白嫩的豆腐在锅里漾着,鱼肉闷闷地响着,香气弥漫开来,直引人垂涎欲滴。这时的我,从学校匆匆赶回,躺在餐厅的长板凳上,闭目养神。父亲则是从氤氲的热气中用筷子将鱼肉、豆腐夹起,放在我的碗中,然后仰着头,眯着眼,小心翼翼地为我舀汤。我总会迫不及待地冲上前,一把夺过那碗,大快朵颐起来,暖暖身子,慰劳疲惫的自己。这时的父亲,总是在一片热气中微笑着,和蔼地拍着我的背,让我慢点儿喝。

父亲是个地道的庄稼汉,常常为了多干点田地活,很晚才能回家。等父亲回来,我常已进入梦乡。有时,我故意装睡,偷瞄父亲动静。他会时不时往我床上看几眼,仿佛是在看我是否蹬去了棉被,好为我盖上被子。他似乎并不在意失眠,只以这样守着我为乐。有的时候,在睡梦中,我常被父亲手上的凉气所惊醒,猛地睁眼,月光下,我看到父亲温和的眼神,眼睛里的温柔甚至令人无措。我总会压低眼睑,偷瞄着他乐此不疲地为我掖着被角,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我的卧室门。父亲这时连关门也特别轻,像怕惊扰了我枕着的梦,我卧室的房门像扇子似的被合起,看着那原先敞开的光逐渐被门缝压成一条线,渐细,渐细,然后消失,并在这一瞬间发出极轻的细响——是锁洞咬住了锁舌,然后便熄了灯,偷偷打开了收音机把声音关到最小,优哉游哉地自己听着。这时的我,听着父亲的收音机放出微妙的歌声,我也缓缓进入了梦乡。在那寂静的夜里,父亲抱着那收音机听着优雅动听的乐曲,劳作一天的他才心感快乐、满足。

记忆中,父亲总爱微弓着腰骑车。据他说,这样舒服。可一到寒冷的冬天,便不同了。记得我读初中时,父亲骑自行车送我上学,凉飕飕的风从他双肩钻入,扑在我稚嫩的脸上,令我惊叫几声,父亲似乎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为我挡住迎面而来的寒风。我满心欢喜,将小手搭在父亲肩头。呀!那风如刀子一般,在我身上刮过,我急忙缩回了手,可又想到挡在前面的父亲,我的心中升起几分暖意……

是啊,父亲,不管大风大雨,他总是挡在我的前头,做我的靠山;无论我如何调皮,他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履行一个奶爸的职责;无论我如何寒冷,他总是捧一碗热汤,成为我温暖的源泉。如今,父亲离开我们已有十几个春秋了,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心暖暖的,我的眼湿湿的……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332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