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坑头古韵

原创作者:苏红艳 来源:永定新闻网 编辑:吴丽仙 2017-09-05 12:08
坑头古韵□ 苏红艳 久慕樟溪坑头梨花,周末终得成行。前一夜,想象坑头梨花的种种烂漫,辗转难寐。清早便起来打点行装,早早候着友人上路。 行驶中,向导说坑头将到,从车窗玩外看,路两旁虽然分布着些梨树,但大 ..

坑头古韵
□ 苏红艳

久慕樟溪坑头梨花,周末终得成行。前一夜,想象坑头梨花的种种烂漫,辗转难寐。清早便起来打点行装,早早候着友人上路。

行驶中,向导说坑头将到,从车窗往外看,路两旁虽然分布着些梨树,但大多叶子比花多,大家见此情绪不免有些失落。车子继续前行,蓦地,一大片林子扑入眼帘。这便是村子的风水林了。

客家人讲究风水,据说营造风水林可以藏风聚气,护佑一村平安。林树大多为圆子树,约莫有百十来亩,比一般村子的风水林看起来要大些。有些树有两三人环抱大,树上挂着丛丛寄生植物,林下铺着厚厚落叶,山石上蒙着绒绒青苔,向导说这林子少说也有两三百个年头了。林子中间,一条山涧潺潺淌过,清澈见底,偶尔可见一二条鱼儿自在游弋。村人在此间筑有小道,漫步其间,沐着清凉的林风,轻嗅着落叶发酵的味道混着泥土的气息,听着涧水淙淙,世间的纷扰繁杂仿佛都烟消云散了,身心变得空灵轻盈起来,便觉得在这林子里呆个整日也无妨,刚才的那丝失望早已杳无踪影了。

风水林,村人还有另一个说法,称之为女儿林。据传旧时每嫁姑娘,阿娓便会带着女儿到这林子手植一棵圆子树。选种圆子树,究竟是取阿娓盼女多回娘家团圆之意,还是因圆子树多结果实,祈愿女儿出嫁后多子多福?真正原因不甚了了,但我想终归是阿娓对出嫁女儿的眷眷之心与殷殷期盼吧。一阵风过,树叶沙沙。这是阿娓对将嫁女儿的声声叮咛?回望女儿林,苍劲枝干笔直向上,那是阿娓在翘首期盼归家路上女儿的身影?

出了风水林,已近晌午,和友人在村道上随意漫步。村子不大,一条村道径直往前通下去,和村道相伴前行的还有一条淙淙流动的小溪。溪水同样清澈,溪中卧着诸多卵石,或大或小,圆润可爱。村中房前屋后,常常有那么一树两树梨花探出身来,黑瓦白花,相互映衬,煞是分明。有些人家,梨树就在屋前,伸手就可捋得一手花瓣。村道两侧,摆得许多小摊,有卖手工糍粑、浸“六月雪”(村子六月份出产的梨子用山泉水浸泡得酸甜脆嫩)的,也有专门提供“酸菜饭”的,各种小吃山货,琳琅满目。村子民风淳朴,东西实在,价格也都不贵。

流连间,友人呼唤吃午饭了。午饭吃的正是当地最有特色的“酸菜饭”,这饭是由当地自产家猪肉、酸菜和大米一起焖制而成。猪肉肥而不腻,酸菜酸爽可口,大米香醇软糯,吃完真是齿颊留香。饭间和村人闲聊,那人拍手道:“亏得你们说了,最好的梨花你们还没看到呢!我们村子最好的梨花在大圃和小圃,等你们吃完饭我便带你们去大圃罢!”

饭后休息片刻,一行人即迫不及待向大圃进发。原来,大圃在小溪对岸山冈上,须得涉过小溪去爬山呢。刚开始上山,便觉此处梨园和别地有些不同。小路多为山石铺设或直接在山岩上开凿而成;山路两侧,是用山石砌成齐腰高的石篱墙;再往上,一畦畦梨园的坎也都是用山石砌成。

村人说,看梨花要从山上往下俯瞰,那一大片一大片洁白如雪的梨花才叫壮观呢!尽管愈往上山路愈发难走,陡峭之处其实无路可走,就是一堆松散的碎石块而已,须得手脚并用才不致滑跌,也亏得一位同行友人穿着高跟鞋亦步亦趋跌跌撞撞才勉强跟上大家。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终于爬上山顶。“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王安石此言实乃不虚。四下望去,真是“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葩堆雪”,因是成片梨林,又颇有“卷起千堆雪”的气势!这洁白中间杂着一些梨叶的新绿,活活泼泼脆脆嫩嫩的,似群淘气小儿叽叽喳喳向我们报告春的消息。在这融融春光里,极目远眺,梨花似雪,远山如黛,混着淡淡梨花香的山风轻轻拂过面孔,令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斜倚着虬曲老树,微风掠过,飞花似霰,花瓣落在发梢、衣襟、掌心,此情此景,只愿自己也化作一棵老梨树,闲看眼前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这里的梨树,大的一人环抱有余,据传为百年前祖辈植下;小苗则是新栽,旁边用竹枝密密呵护着。虽说是梨园,但是难得看到泥土,地面多为碎石,坡坎也均用石块整齐叠砌而成,层层叠叠,梨园如鳞。因为年深日久,石头已呈苍褐色,阴凉潮湿处还铺着厚厚的青苔。客家人聚居区多为“八山一水一分田”,山多地少在这里更是达到了极致。为了生存发展,当地人祖祖辈辈硬是一锤一凿、一锄头一扁担在这乱石嶙峋的山冈上开辟出这大片梨园。或许,这遍地的碎石是他们摔下的汗珠子化成的罢。梨树也不负村人,结出的累累硕果数百年来不但为村人换回了油盐酱醋、锅碗瓢盆,更为莘莘学子背上行囊走出大山增添了多少希望。

天色向晚,大家恋恋不舍准备下山。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下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于是便笑话高跟鞋友人,这下不妨学习谢公,也把鞋后跟拆了。走到艰难时,又感慨这数百年来村人的不易,佩服他们是怎样上山劳作,又怎样把满山的果实运下来。

下得山来,已是暮色四合,几户人家的屋顶上已升起袅袅炊烟,在这梨花间轻轻悄悄缓缓散开了去。“酸菜饭”的香味儿,渐渐在村子里浓烈了起来,肚子也便不争气瞎叫唤了。回望女儿林,恋恋之情突地弥满心间,觉着自己也是村子嫁出的女儿,这里虽不是生我养我的故乡,也没有我白发的爹娘,我也要常回来探望,不单为灼灼梨花,更为这片女儿林和那如鳞梨园,以及浓浓“酸菜饭”香。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467人阅读

旅游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