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宽厚仁心福自高

来源:永定新闻网 编辑:吴丽仙 2017-11-10 17:52
宽厚仁心福自高黄宽仁口述 赖守铭整理我这辈子全托祖国的洪福,一家人领国家的工资。退休后,看书读报,热心公益是生活的主题,积极健身,乐观开朗,是我的健康秘诀……难舍难割的侨缘情在我朦胧的记忆深处,时常浮 ..

宽厚仁心福自高
黄宽仁口述 赖守铭整理
       我这辈子全托祖国的洪福,一家人领国家的工资。退休后,看书读报,热心公益是生活的主题,积极健身,乐观开朗,是我的健康秘诀……
       难舍难割的侨缘情
       在我朦胧的记忆深处,时常浮现出一间低矮的铺面:三合土地板、木板门窗、陈旧的家具、笨重的豆腐架、时旺时弱的火炉,门口是石板铺成的狭窄的街道。这里就是我记忆的原点,我的出生地——缅甸仰光呐不打镇卑突社,父亲的豆腐作坊。
       我的祖籍在湖坑奥杳村。由于生活困难,19世纪末三公黄焕彩跟随同乡下南洋,到缅甸仰光呐不打镇卑突社做苦力、当学徒,经过二十多年的拼搏,终于有了一间自己的布店。我的满叔黄万根先出去投奔三公,之后1933年,我的父亲黄万桂带着母亲、姐姐也去投奔三公。在三公的帮助下,租了一间店面做豆腐,以卖豆腐、糕饼谋生。1935年12月,我在父亲的豆腐作坊里出生。从呀呀学语开始,父母亲就教我们姐弟讲客家话,讲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1937年底,祖母病重,父亲和满叔为了节省往来的费用,决定由父亲带着家小回来探视。就这样,我回到了家乡。轮船的颠簸、大海的浩瀚早已沉没在遥远的记忆深处。因为战乱,父亲和我就再也没有出去了,满叔则留在缅甸成家立业。从我懂事起,逢年过节,常常看到祖父伫立在村口石路边,满怀希望地注视着南归的客人,却总是悲伤失望地蹒跚而归。难舍难割的亲情在他老人家深陷的眼眶中深情地流露。现在,三公和满叔的后代生意越做越大,遍布东南亚、台湾、欧美,我的孩子们与他们有密切的联系。
        激情燃烧的岁月
        与许多归侨的苦难童年不一样,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祖国的红旗下,在五六十年代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见证了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参与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地建设社会主义……
        10岁那一年,父亲把我送到土楼的私塾读书。教书的是本地的一个前清秀才,思想开明,参加过百日维新。课程除了四书五经,还有自然、音乐、美术,还教我们孝敬父母、帮助他人。永定解放后,老师经常带领我们参加一些游行活动,感觉自己就是新社会的小主人。从小学到初中,我的学习成绩1955年,我初中毕业,那时正是实行粮食“三定”,农业合作化,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时期,区公所的工作量猛增,需要招部分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年轻干部。由区公所区长审查决定,我进入了南溪区公所工作;同时,高头洋隘小学缺老师,我还被派去当老师。第二年,龙岩专区抽调基层区公所的青年干部到白土(龙岩新罗东肖)集训,为期两个月,我是其中之一。集训结束后,我被分配到龙岩专区外贸站工作。后来又先后被调到永安县大湖区公所、永安麻岭畜牧场、永安县外贸中转站,经历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和“大炼钢铁”运动。犁田、耙田、插秧等农活就是那时学会的。这里的生活紧张而充实,年轻的我有的是干劲和热情,工作服从安排,劳动积极自觉,哪里需要就到哪里。这是一个火红的年代,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全国人民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为我们今天富强、幸福、和谐的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永安县外贸中转站工作后不久,原来的站长犯错误被撤职,由我主持中转站的工作。1960年是最困难的一年,然而,由我经手的松脂、茶叶、土纸、牛皮、笋干等可吃的和不可吃的物资却很多,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尽管家里生活也很困难,但我知道财物属于国家、知道困难不止我一家、知道违法乱纪的高压线决不能触碰、知道困难是对人的一道考验。我坚守了法律和道德的底线,钱财和账目一清二楚,我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坚守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现在想起来,如果没有当年的坚守,就不会有今天的幸福。我常常教育子女要努力学习、为人忠厚、不要有贪心。
        1961年,我回到龙岩地区外贸站工作,任统计员。这一年由于国家大规模压缩干部,我也被精简回家参加农业生产劳动,伴随着东升西落的太阳,奔走在土楼前后的山岭塘坝上。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没有成功的经验可循,总是在曲折中不断前进。我认为人的一生有高潮和低谷,在逆境中要坚信未来生活大有希望……
        治病救人的赤脚医生
        乡村赤脚医生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时代产物。扎根乡村,24小时上门服务,药箱、雨伞、手电是每天傍晚都要备好的;有钱要治病,没钱也要先治病……
        1964年永定流行白喉病,第二年流行麻疹,1968年又爆发流行性脑膜炎。为了控制这些爆发性疾病,永定县一方面请求厦门派来巡回医疗队支援本县,另一方面紧急培训本地乡村医生。1965年湖坑公社派我跟随厦门医疗队在峰市、仙师、洪山、岐岭、湖坑等公社巡回治病。一年后,我成了湖坑公社奥杳村的赤脚医生。
        作为赤脚医生,临床准确判断和紧急处置最为重要。1979年,吴屋村上吴生产队的一个5岁小孩鼻孔被浓痰堵塞,送到诊所已经没有了呼吸,家长以为死了,悲痛欲绝。经检查我发现还有脉象,便用胃管导入鼻孔,再用大针筒抽出浓痰,疏通呼吸道,挽回那个小孩的生命,没有收一分钱;1982年,南靖县文丰村的一个人尿道结石落在阴茎中部,生不如死。我用细止血钳扩张尿管,取出结石,只收他一块钱药棉费。我坚守土楼里的那间诊室和那个药箱已近50年,始终守护着赤脚医生的良知,守护着土楼人家的安康,也守护着土楼的憨厚。
        1987年,国家落实归侨政策,我回到龙岩地区外贸局工作。第二年便以科员待遇退休回家。这一年,我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现在,我的退休金逐年增加,这个结果印证了我的信念:共产党和祖国不会亏待我们的!
        富足的晚年生活
        我有七个孩子,每个都大学或中专毕业,都领国家的工资,都有房有车,物质生活已经不是问题。我现在生活的主题是学习、健身和关心公益。到县老年大学讲健身课、学舞蹈和太极拳、学作对联、看报纸了解国家大事、参加一些政治活动。
        作为归侨代表,1996年我列席湖坑镇党代会、2000年又列席湖坑镇人民代表大会、2003年参加永定县第七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今年又参加永定县第八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从2006年开始,我每年拿出1200元在家乡奥杳小学设立我个人的奖学金,奖励一到六年级每个年段第一名的学生100元,二、三名各50元;在我的带领下,本村条件好的离、退休干部纷纷捐资,成立助学奖教基金会。此外,我还每月拿出100元扶持本村的一个单身困难归侨,直到去年他离世;村里安装路灯,开机耕路等我都会捐出一些钱。我常常对孩子们说:要热心公益事业,别人牵头了,我们要量能力响应。
        做这些善事,我心里都有一种成就感、幸福感,而幸福的来源就是我所热爱的党和祖国,就是我们这个社会。
        (黄宽仁,男,缅甸归侨,现年83岁,退休前任职于龙岩地区外贸局。)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251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