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英雄的西陂火烧楼

原创作者:王贵垣 林华南 林泉镇 文/图 来源:闽西日报 编辑:蒙维香 2017-12-11 11:59
图为重新修葺的火烧楼。 在永定区高陂镇西陂村下寨坪神岭组,有一座87年前火烧过的大土楼。它的正式名称叫五云楼,俗称“皮婆子楼”(“皮婆子”即蝙蝠,客家人视为吉祥物),大火过后人们习惯称它为火烧楼。 火烧 ..


图为重新修葺的火烧楼

在永定区高陂镇西陂村下寨坪神岭组,有一座87年前火烧过的大土楼。它的正式名称叫五云楼,俗称“皮婆子楼”(“皮婆子”即蝙蝠,客家人视为吉祥物),大火过后人们习惯称它为火烧楼。

火烧楼见证了一段英雄的红色革命历史。

火烧楼乃西陂林氏第17世国学生贡廷公(1764-1849)及其儿孙于道光年间所建,两堂两落结构,近两百年历史。据民间传说,主人本打算建标准的三堂两落五凤楼结构,后因部分儿孙抽鸦片而家道败落,不得不把上好的木料、石料卖与富岭邑庠生王学洲儿孙兴建裕隆楼。裕隆楼建于道光八年(1828),至今被誉为福建土楼五凤楼的最典型代表而备受推崇。

贡廷公长子碧轩公(1793-1865)、长孙特峰公(1821-1865)都是国学生,时人称之为“三代国学生”,次子贵轩公(1799-1883)则捐纳了巡政厅一个从九品的散阶虚衔,三子达轩公(1811-1851)中年夭折,四子炳玉(1814-1821)幼亡。四个儿子的字辈“成”字之前,分别为“习礼乐书”四字,寄托了贡廷公对后代诗礼传家的希冀。

尽管费了一些周折,五云楼还是兴建起来了,特别是正楼高五层,两侧横楼高三层,占地面积十分宽绰,虽然没有建成前堂,达不到三堂两落五凤楼的理想状况,但在当时乡村,已是蔚然大观。

1920年代后期,闽西永定形成了南部溪南里、北部太平里两个革命中心。1928年6月的溪南里金砂暴动过后,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决定以永定太平里为核心,发动秋收总暴动。省委宣传部长王海萍为暴动总指挥,傅柏翠为副总指挥,西陂林修富、林绍豪是执委。8月,暴动在太平里西陂村正式打响,史称“闽西第五大暴动”。太平里各地纷纷成立苏维埃政权。闽西苏维埃政府搬至虎岗后,西陂成为保卫闽西苏维埃的桥头堡,设在西陂天后宫、双寿堂的太平区苏,直接升格为闽西苏维埃直属区苏,战略位置之重要,由此而知。

1930年10—12月任第五任西陂乡苏维埃政府主席的林宜春(1858-1930)就是五云楼人,为贡廷公曾孙,西陂林氏20世,是苏区德高望重的好领导。闽西苏维埃政府分一警卫连驻设在五云楼,连长张一扬,一排长李万铭,二排长由林宜春长子林钟勋(1887-?)担任,堂侄林仰勋(1891-1930)担任三排长,堂侄林初勋(1891-1930)和林钧勋(1911-1953)都是战士。当时警卫营营长是江屋的江鼎仁(1903-1933),曾任太平区苏主席、福建省苏执委,编入红十二军后,任团长,1933年在宁化与敌作战中壮烈牺牲,新中国永定县志有传略。

1930年农历八月十八日,国民党反动派获悉我军警卫营在五云楼驻设一个连,团匪张富扬团总率部前来攻打。我军力量薄弱,不得已向楼后面的大山撤退,留几位战士在楼内掩护。大门被撞开后,团匪一拥而入,刚想打门的林宜春主席被门板压在底下,被践踏而死。团匪进入楼内后,见我军已经撤走,恼羞成怒,实行三光政策,把粮食、牲畜、农具、家产掠夺一空,还放了一把火,把正楼五层、横楼、厨房、正厅等百余间房屋化为灰烬。当时,我方死伤十余人,三排长林仰勋和战士林初勋等被活活烧死,战士林钧勋逃到江西大余县谋生,至今后裔在江西大余。在这种情况下,五云楼人无法正常居住,各自艰苦为生,外出逃难、打工,寻机再返回,有的继续跟从革命队伍。从此,五云楼变成火烧楼,在太平里一带被叫开了。

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期间,上级组织派员前来调查落实情况,由于当时在家人员少,大多数人都背井离乡、音讯不明,而没有被列入革命基点村,牺牲人员也没有被评为烈士。直到1963年,更多人返家了,人口渐增,在当时高陂公社武装部长李进庭的帮助下,核实了火烧楼情况(因为在西陂一带众所皆知),公社出具证明,县政府准予划批笔架山栋子背整山树林为重建木料,于1964年五月动工修建正楼,改为四层;正大厅则于1968年8月动工修建,政府准予划批在上杭紫山前、鲜水坑两处山场杉树林为建房用木料。横楼还有一部分没有维修,遂成今日模样……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971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