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家乡的味道

原创作者:吴爱洲 来源:福建日报 编辑:吴丽仙 2018-02-11 10:20


我的家乡永定凤城,是个秀美宁静的小山城。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当传统节日到来,浓浓的乡情便弥漫于每一个游子的心头,那是地域的温暖,是亲人的温情,也是家乡菜的味道。在我的心里,家乡的味道就是皮滑馅香,柔软可口的芋子包的味道。

曾几何时,北京读书回家或是福州打工返乡之时,母亲总会端出蒸好的热乎乎的芋子包,看着风尘仆仆的我坐在桌前狼吞虎咽,母亲眯着眼睛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此时此刻,芋子包里不仅包裹着油滑喷香的味道,也夹杂着父母浓郁的欢喜和舐犊之情。

 小时候家里生活艰苦,再加上父母本就是勤俭之人,所以我老是盼着过年过节,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家里便会筹备些平常极少吃的美食,其中,芋子包便是我的最爱。每次父母制作芋子包的时候,我总是欢呼雀跃。芋子包的制作工艺简单,原材料主要是芋子和肉馅。父亲将煮熟的芋子剥去外皮,放在一个大脸盆里,然后用一根大棒槌把芋子逐个捣烂。看似简单,操作却不易,这可是件技术活,若掌握得不好,一棒槌下去,滑不溜手的芋子便会在盆里调皮地横冲直撞,溜来滑去。母亲在灶边同步准备肉馅,我们客家话称之为“芯”。芯的构成,因各家的嗜好而异,我吃过许多不同的芋子包,却独爱母亲制作的芯,吃着口感极佳,香嫩爽滑,味纯而不杂:先将细碎的肥肉倒入锅里煎出油,再加入细碎的瘦肉、笋丝、香菇、墨鱼、芹菜、葱、莴笋等馅料一起炒到熟透,然后撒上胡椒粉,最后泼上调匀的木薯粉勾芡,把黏稠的“芯”盛放在小盆子里就算完成了。

这时,父亲也将混合着木薯粉的芋泥舂搓得差不多了,然后便两头汇合,一家人围坐在桌旁开始做芋子包,边做边聊,其乐融融。右手抓一把芋泥,左手麻利地沾些薯粉,两只手使劲,搓成一个纺锤体,然后拇指从一头陷进去,并以拇指为中轴,另外四个手指在外面配合着不断旋转将芋团捏薄,让里面的洞不断扩大,然后放入适量的芯并封口,便成了一个完整的芋子包。芋子包好不好吃,馅很重要,皮薄皮厚也是极其关键的。做芋皮的过程非常讲究,不可言传只可凭经验为之,有经验的人做的芋皮厚度,形状大小都比较均匀,成品出锅后吃起来超级嫩滑爽口,而手艺差的人做的馅皮因太厚而口感不爽,且外形大小不一而观感不佳,或是做得太薄蒸过后便碎摊在锅里,没有韧劲一夹就烂。

包好后的芋子包放锅里蒸上10分钟,出锅后在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芋子包上再抹些猪油,这样便更加鲜香滑软,令人垂涎欲滴。此时,天塌了我都不去理会,没有比吃芋子包更重要的事了。

我会用筷子一下夹五六个放碗里,芋子包亮晶晶的,精致可爱。我先低头猛吸一口火热的芋子包香,然后才迫不及待地夹起一个轻轻一咬,时间戛然而止,就是这种感觉,又香又烫,痛并快乐着;就是这种味道,滑滑的、嫩嫩的、香香的、美美的。

这,就是家乡的味道,也是幸福的味道、亲情的味道。嗅着它,即使隔着千山万水,也不会迷失回家的路……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272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