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伯公凹上永不熄灭的油灯

原创作者:苏红艳 来源:闽西日报 编辑:吴丽仙 2018-03-26 09:43

伯公凹上永不熄灭的油灯
□苏红艳 文/图

伯公庙里的油灯

       伯公凹地处福建广东交界,一面是福建省永定区城郊镇桃坑村,一面是广东省大埔县茶阳镇党坪村,分凹上、凹下两个自然村。凹上姓曾,凹下姓邹,两村相距仅数百米。凹里,有一座小小的伯公庙,庙里燃着一盏油灯。油灯虽无专人养护但总有村人为其添油剪芯擦拭,祈愿伯公庇佑一村人平安康泰、丰衣足食。数百年来,油灯总能灼灼燃着,从不熄灭。在那风雨如晦的岁月里,任是如何虔诚,村人仍是食不果腹,生活无着。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为了便于上海党中央与中央苏区的沟通联系,打破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苏区的反革命“围剿”及严密的经济封锁,党中央决定开辟一条从上海出发,经香港、汕头、大埔,而后进入闽西永定、上杭、长汀,最后到达红都瑞金的秘密交通线。这条秘密交通线因连接了党中央和中央苏区,又被誉为“中央红色交通线”。伯公凹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这条交通线上一个重要的交通站。
       据该站优秀交通员邹端仁后人邹广敦介绍,上凹当年主要是存放物资和作为交通护送队的驻地,下凹则主要为护送对象的落脚点。周恩来、叶剑英等当年就曾在下凹住过。当时伯公凹的群众几乎家族式地参加了交通线的工作。他们护送干部,传递情报和文件,采购和运送物资。他们的身影,活跃在这闽粤交界崎岖而隐蔽的山路上。
       在这条隐蔽却又异常凶险的战线上,伯公凹的油灯一直燃着。多少个漆黑的长夜,交通员们护送着疲惫不堪、风尘仆仆前往苏区的干部,遥指凹口,说:“等到了伯公凹,看见那盏油灯,我们就到家了!”伯公凹的这盏油灯啊,是交通线上燃着的一盏明灯,它给了那些在暗夜里艰难前行的人以多少的勇气和力量!
      为了交通工作,伯公凹群众作出了巨大的牺牲。敌人为了恐吓群众,纵火烧毁了他们的家园。现在,我们还可以在每一面残存的土墙上清晰看到当年大火焚烧留下焦黑的痕迹。敌人还疯狂逮捕、残忍杀害交通员及其家属。据不完全统计,上凹牺牲了20多人,而不足30人的下凹竟有10多人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邹作仁,1928年冬筹划和发动了广东大埔县的埔北暴动。1930年开始他组织和动员了整个家族参与中央红色交通线的革命工作,后在广东大埔三河坝护送军需物资擦枪油时被捕牺牲。邹端仁,伯公凹交通站负责人,1934年为苏区采购食盐时因叛徒出卖被捕,关押在大埔监狱受尽酷刑宁死不屈。后来恼羞成怒的敌人将他吊在浦北中学的大树上,当着十里八村乡亲和其亲人的面,在持续的严刑拷打无果后,国民党兵站成一排将其当成活靶子每人朝其身上开一枪,邹端仁当场壮烈牺牲。邹春仁,1933年5月在桃坑为了掩护被国民党包围的中央领导干部安全转移,自己开枪引开敌人到巫屋村后山,被国民党兵围捕后乱枪打死而壮烈牺牲。邹昌仁,被国民党兵抓住后捆绑在门板上灌下辣椒水受尽折磨宁死不招,国民党兵残忍地从其后背用尖刀划开并剖出心脏而壮烈牺牲。他一个亲哥哥亲眼目睹弟弟的惨状当时就去世。邹佛仁,被叛徒出卖后在党坪村遭到国民党砍头示众,头颅还被国民党兵轮番挂在几家店铺门口用来敲诈店铺老板,警告当地群众。此外,因参加革命活动,下凹被敌人杀害的还有邹启龙、邹振发。七人均被评为烈士,并称为“伯公凹七烈士”。

      家园被毁,亲人遭害。敌人的凶残并不能恐吓住英雄的伯公凹群众。在那盏永不熄灭的灯光照耀下,他们强抑悲愤,擦干泪水,毅然接过亲人们未完成的重担,前仆后继继续前行。从1930年冬至红军长征前伯公凹交通站传送了大量党中央与苏区的往来文件,输送了苏区急需的物资和经费,安全护送了包括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博古、张闻天及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等200多名党中央领导和党、政、军负责同志到达中央苏区,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为革命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906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