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瑰宝寻梦:我的“文保”情怀

原创作者:胡家新 来源:闽西日报 编辑:吴丽仙 2018-06-11 10:08

闽西,是光荣的红土地,也是一块历史悠久、底蕴厚重的客家祖地。这里山灵水秀、风光旖旎,在山林沟壑之间散落着无数的古民居、古建筑,千年屹立,百年沧桑,流溢着客家文明的片段和祖先智慧的灵光。时时,都让我心潮澎湃,产生强烈的创作欲望。

这里,遗存的许许多多的革命遗址和各种各样不可移动的文物,不仅彰显着红色文化的璀璨与传统文化的厚重,更显现出闽西文化独特而非凡的魅力。这里的一村一寨,一路一桥,一门一窗,一砖一瓦,或隐藏着扣人心弦的岁月秘密,或耸立着令人赞叹的恢宏气势,或精雕着让人痴迷的独具匠心。伫立在她们面前,让人肃然起敬、思绪万千,真可谓一楼一世界,一址一乾坤。

五年前,在我的摄影作品专集《福建土楼》即将脱稿之际,我就想,接下来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为何不继续发挥摄影专长,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把这些文物保护单位的形制与内涵呈现给广大读者呢?

经过一段时间查阅资料、认真思考,我决定创作一部大型摄影画册,意图将全市范围内300多处400多个点的省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一网打尽”。对于画册的定位,我想既突出纪实性、资料性,又要体现艺术性、可读性;不仅要为灿烂的闽西红色文化和传统文化留存一份档案,也试图唤起更多的民众增强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为传承闽西红色基因、讲好闽西故事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明确了目标,我仿佛看到了生活除了当下,还有诗和远方。

当我拿起相机,背起行囊,迈出创作第一步的时候,注定了我走的路将是一条充满艰辛、布满荆棘之路,但又是一条神圣之路。

为了心中的梦想,我历时5年,行程10多万公里,走遍闽西的山山水水,记不清更换了多少个汽车轮胎,踏破了多少鞋底!人摔伤过,镜头摔坏过,无人机撞破过,也曾被眼镜王蛇吓破了胆,甚至还当过“乞丐”向村民“要”过地瓜……

我觉得我是勇敢的弱者。20多年前,我曾因腰椎间盘突出做过大推拿,也动过手术,不是“原装”的腰总是容易疲劳,有时还会复发,医生早就交代过负重不能过度。我虽是个“弱者”,但我却很勇敢。摄影器材足有十多斤重,2年前还多了一架无人机,如果拍摄点是汽车无法到达的偏僻之地,甚至要背设备爬上几乎没有路的山,负重强度可想而知。

2016年夏的一天,我独自一人驾车来到上杭县中都镇永联村,准备前往三层岭拍摄周公塔。到村里打听后才得知,周公塔离村里还有10公里,而且汽车无法到达,有三四公里的深山几乎无路可走。开弓没有回头箭,二话没说,花200元请当地村民作向导,出发!明清时期熙熙攘攘的官道,如今沿途已是枯枝烂叶、荆棘丛生,依稀可见遗存的石板路。往上攀爬陡坡时,一般都是抓住树枝、野藤助力,可我不小心抓了一根枯藤,滑落到几米深的山沟,挂机镜头摔断,人也受伤。忍着伤痛爬到山顶塔下,却发现无法退后拍摄全景,只能拍一些塔的细节。也是在此时,我终于明白没有无人机那是万万不行的。

我是孤独的苦行僧。外出拍摄,我喜欢独来独往,可以多一份宁静,少一些干扰。我是摄影师,我不会仅仅满足于保存一张清晰的照片,我需要灵感,需要想象力,需要创造性的拍摄,尽可能把照片拍成有筋骨、有温度、有感染力的作品。常常,为了一幅作品,半夜起床,独自赶往早已踩点好的目的地,为的就是迎接晨曦初露的那一缕霞光;也可能为了一幅特殊效果的作品,折腾到天明。过程是孤独的,甚至是危险的,而我把孤独看作是一个人的狂欢。

还是2016年初夏的一天,我独自一人从武平中堡出发向梁野山进发,拍摄白云禅寺。原路返回时,一条眼镜王蛇昂着狰狞的头,发出可怕的声音,拦住了我的去路。此时,我才明白什么叫无助,什么叫恐惧。屏住呼吸,双腿发抖,一动不动,等候奇迹的发生。七八分钟后,眼镜王蛇终于无趣地溜走了。从此以后,我车上多了根登山杖,摄影包里多了一包蛇药。

我是贫困的富有者。摄影圈有句“名言”:“你讨厌谁、恨谁,你就教他摄影吧!”因为摄影,我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因摄致贫”者。但是,我觉得我很富有。我踏遍闽西大地,拍摄了无数的照片,查阅了无数的资料,撰写了近10万字的文字,精选了700多幅照片,最终汇编成这本沉甸甸的《中国闽西文物保护单位影像志》。因为创作,让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陶冶了情操、结交了朋友、锻炼了身体……

我很幸运,因为我是有“后台”的摄影追梦人。一个人的生命有限,精力有限,水平也有限。如果没有“后台”,也许一事无成。家人的默默支持,朋友的无私帮助,方家的不吝赐教,组织的亲切关怀,一个都不能少。

一路走来,不管是老朋友还是刚认识的新朋友,不管是拍摄创作还是收集资料、撰写文字,他们的帮助是无私的、纯真的、巨大的,使我终身难忘。去年盛夏的一天,我到长汀县与江西交界的偏僻小山村拍摄。通过镇里与村支书联系后,我径直前往村里找到了村支书,请他带路。从行政村到拍摄点还有10多公里,路又崎岖难行,只得换上村支书的皮卡车。路上,我们聊了起来:

“你是市文联副主席?”

我说:“是啊!”

“我不信,哪有领导自己开车,一个人跑到山里来照相的。”

我笑了笑。

“实际上你是不是文联主席我也照样会帮的。”

他的直率和质朴,让我感动。

回来后已过晌午,他硬是留我吃了午饭,还说现在村里是零接待,中午是个人请的便饭。是啊,农民是多么的纯真,多么的善良,多么的无私。临别时,我只能说声谢谢!

今天,是农历三月廿三,妈祖诞辰日,我创作计划中的最后一个文保单位——黄坑天后宫上午已经拍摄完成,今天也成了《中国闽西文物保护单位影像志》杀青的日子。不久将正式出版。

习总书记说:“中国人民相信,山再高,往上攀,总能登顶;路再长,走下去,定能到达。”

我也深信不疑。接下来,我也许可以歇一会了。但是,我又在想,接下来,我还能为脚下的这片深爱的大地做些什么呢?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1213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