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梨花一枝春带雨

原创作者:王小庆 来源:闽西日报 编辑:吴丽仙 2018-09-11 10:46

梨花一枝春带雨
□ 王小庆

“湖山有梨花,洁白如碧玉;娉婷似仙女,飘飘漫天飞。”早就听说过梨花沟梨花盛开的美景,于是选了晴好日子,专程去永定区湖山乡的漳溪村观赏了梨花。

刚到漳溪时,我并不觉得这梨花有啥特别,零零散散的,开着白色的花枝,点缀在绿绿的枝条之间,与家乡散落在田间地头的梨树上开的并无二致。但是觉得眼前这一片风水林还不错,这片树林大约有四五十亩,可谓苍苍郁郁、古木参天,环境格外的清幽静谧。这些树树龄最长的达到300多年,有直插云霄的古松,也有四季常绿的香樟、树,枝繁叶茂,冠盖相连,壮硕浑圆的躯干并驾齐驱,向世人展示它们的雄健,相映成趣的还有这里的怪石,或如卧虎,或似绵羊,也有像鸡犬的,使人蹑手蹑脚,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它们惊吓起来,满山乱跑,无可收拾。

穿过风水林,眼前豁然开朗,但不再是星星点点,可以用雪花漫天舞来形容了。沿着村道行进,越往深处走,便越觉得置身于梨花的海洋里,身处于漫天的雪花飞舞之中。梨花开得正是浓烈,此刻,脑海里便不期然地冒出“忽如一夜北风吹,千树万树雪花飞”的诗句,就是这样,仿佛一夜之间,山村便被一片片雪花占据了,然后连成一片茫茫雪海,这片连绵不断的梨树林直把人带入到童话般的世界,也牵引出爱联想的人们的遐思万端,这就是神奇的大自然造就的梨花沟传奇。梨花的花期短,陪同参观的主人说,梨花开放就那么十几天,盛花期约摸五六天,再过几天来看便无此般感受了。怪不得诗人感叹:“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苏东坡《东栏梨花》),诗人此刻的心情是感伤的,抒发了诗人感叹春光易逝、人生短促的哀愁。可我没有诗人这种感叹,只觉得梨花虽然灿烂这么一刻,但毕竟把美丽和芬芳留在这人世间,留在过往梭忽的人们美好的记忆里,这就足够了。

雨后初霁,我们徐徐爬上山头,漫游在花海之中,低头俯瞰之时,只觉得眼前枝头探出的一枝梨花特别抢眼,显得特别水灵白艳,在雨后淡淡阳光的映照下特别的娇艳欲滴,使人忍不住回忆起白居易《长恨歌》中的诗句:“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古往今来,多少诗人描绘过梨花,浓墨重彩赋上一首心中的梨花情,喻人冰清雅洁之品行,雪纯玉容谓之英姿,那种至纯至洁的梨花之白,只有出污泥不染的荷花方可与它媲美。

我便想到前些天返乡的李森老人了,我觉得她就是山里一枝烂漫开放、永不凋谢的梨花。这位已经年逾九旬的老八路,一生戎马生涯、战功卓著。她对老红军、原福州军区炮兵司令员沈仲文的柔情缱绻和忠贞爱情,不亚于剧作家们精心构思、刻意雕琢的情感艺术作品。

沈仲文是从永定区湖山乡走出的一位老红军,而原名李玉梅的李森则出生在太行山北麓山西省灵丘县一个叫小浪门的小山村,让他们结合在一起的是如火如荼的革命战争。1941年,走上了抗日战场的李玉梅在一场战斗中受伤,被一颗子弹打中左脸,打穿了脸颊和下颚,虽然高明的医生把她从鬼门关抢回来,但她的脸上被永远留下了一道疤痕。她心存自卑,一直担心嫁不出去,甚至想这辈子就不结婚了。甚至在延安,沈仲文屡次求婚均被她拒绝。最终是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彭真居中说媒,终于打动了李森的芳心。从此,两位年轻人,走在了一起,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两人先后参加了东北剿匪、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广西剿匪,一起为新中国的创建,立下了赫赫功勋。

1993年沈老病逝,在临终前对妻子嘱咐:“不要忘了我的家乡。”20多年来,李森牢记沈老的嘱咐,李森多次专程回永定老家,一住就是一两个月,走山路访民情,进行社会调查,走访了4个村庄,召开了20多场座谈会,最后写出了《关于建设新农村的调查报告》并向中央报告。她一直为沈老的永定老家的建设奔波不止。1998年,下洋至湖山那条当年沈老与张鼎丞等游击队员常走的山路,在李森的呼吁和当地政府的重视下,争取到了资金,修起了宽阔的康庄大道;就连里佳村口那座年久失修的东风桥,李森担心村里百姓的安全,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得到了修缮加固;她还自掏腰包,为村道安装了路灯。

李森还牢记丈夫的嘱托,关心家乡的教育事业。她经常到沈老当年帮助兴建的那两所“希望小学”去看看,给学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如今,从这两所学校走出的学生,很多上了大学。其中,还有考上清华大学的,有的成了企业家。提起李森奶奶,如同当年一样充满了真挚的感情。

李森和沈仲文的爱情,虽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但他们夫妻鸾凤和鸣相敬如宾50载,从青丝凝结演绎到双鬓飞雪,忠贞可鉴,印证了诗经《击鼓》上那句古语:“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清代文学家李渔曾赞赏梨花:“雪为天上之雪,梨花乃人间之雪;雪所少者香,而梨花兼擅其美。”站在湖山乡的梨花海中,满眼是梨花,满心却是暖暖的情愫。李森这位伟大且慈祥的女性,犹如这一枝枝傲放的梨花,有着纤尘不染的绝美风姿,有着灵秀高洁的天然神韵,更有解读不尽的万般柔情,令我不由地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梨花静静地开放着,它开放在田间地头,它灿烂于山沟山腰,犹如一位被降于凡尘的仙女,只要春风一吹,她就随风而舞,挥舞出万种柔情,纵然是狂风骤雨,她依然是一种淡定的心态面对世界,展现出内心最自在的纯真。

这一枝梨花,虽然星星点点貌似平淡无奇,但在我的人生记忆里,永远是飘舞着高洁素美的生命之魂!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406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