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

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

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

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

秋到湖山

原创作者:徐维群 来源:永定新闻网 编辑:吴丽仙 2018-09-13 09:46

秋日明朗,应永定区湖山乡杨山村驻村第一书记阙书记的邀约,去永定区湖山乡走走,调研下湖山的自然人文状况。这几年喜欢往乡村跑的,别让自己老呆在书斋里,走下去让理论接地气会更有收获。心里也是一阵激动和欣喜,永定的乡镇这么多年几乎跑遍,独独这湖山还没去过,可湖山却又是常在耳边回旋很熟悉的地名,老家下洋镇与湖山交界,湖山人的故事总在下洋人的嘴角溜过,湖山在记忆中是很山很闭塞很不开化似的,究竟是怎样的山水,怎样的人家呢。

导航从岐岭高速下后,往大溪乡,再朝初溪土楼方向走,一路四车道的宽敞水泥公路呢,同行的黄老师也幽默地问,难走的山路在哪呢。后来知道这路是五年前修好的,如今的湖山与客家土楼旅游景区相连,大路而入,真是想象不出当年的路途艰辛啊。

路边一个个自然村新楼而起,石刻村牌很鲜明的显示这里有许多是革命基点村。听阙书记介绍,湖山位于闽粤交界,境内层峦叠嶂,山深林茂,天然的游击区啊,是著名的闽粤边区革命根据地。1928年就建立了中共支部,1947年12月,这里打响了”三打象湖山”的战斗,里佳斜、桂竹洋、半粗坑、三溪、洋竹里都是著名的基点村,张鼎丞、谭震林、熊兆仁、刘永生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战斗过,还有一大批为革命奉献生命的英雄先烈和拥军模范,也养育了老将军沈仲文等湖山优秀儿女。车窗外山风掠过,仿佛听见了激烈的枪声,仿佛看见满山梨花白表达着缅怀之情,这是一片英雄的土地啊,今天的人民生活幸福安康不正是他们的理想和目标吗?

此时是梨子满枝头的秋季。相约而来的漳溪村黄书记兴致勃勃地引着我们去他姐姐家,说她正采摘小山梨呢。湖山的糖梨子是有名的特产了,过去下洋圩天的时候,湖山来的糖梨子会摆满街头,松软的马上可吃,或拿回家煮下,从肉到核都能吃完,最后剩下一根小棍。青山底下,沿着漳溪,树挂小梨,支书的姐姐正摘了满篮的梨,说熟过头了哦,不停招呼我们尝尝,毫不客气的选了最软的放进嘴,一股山乡的清甜涌来,好似补偿了我多年的想念之情,童年的美好味道啊。梨树林上头半山腰建了这位大姐的新楼,三层小楼是他们家兄弟合建的,很开阔大气的展开在山间,楼顶即可触摸青山与蓝天,左侧大片田里芋荷碧绿,两只帅气的黄狗一左一右守着,楼前满树的柚子挥洒着丰收的喜人景象,好一幅田园秀丽图啊,羡煞了我们这些城里呆的人。  

黄支书很自豪的带着我们继续沿着樟溪的坑头村而去,一路金黄的稻田惹我们停车拍照,秋的韵律已经响起。支书不由的说起春天的梨花节,说美丽洁白的梨花吸引了不少来观赏的游客,可惜路没修好,车多了就堵,还有农家乐也没跟上,人多了接待不过来,是呀,旅游的基础设施和服务还得跟上,才能可持续。说着说着,眼前是郁郁葱葱的古树扑面而来,“龙岩十大风水林”之一的坑头村风水林到了,小溪潺潺,山菇初萌,苔痕幽深,好似来到了会出现神仙的地方。客家人对风水林有着很重视的传统,这有继承天人合一传统的溯源也是纯朴的民间信仰,因此村口、村尾、或宗祠后,或老楼后都有大片的风水林护佑着家园,让这些老树有了更丰富的生存理由和实用价值,我们也在这流连了好久,这真是让人忘返的天然氧吧。

生态好是湖山的一大特色了,人文呢?湖山历史悠久,唐宋年间就有客家先民在此居住了,迫切的想看看湖山的老建筑,那里或许能倾听到湖山古老的历史呼吸。阙书记说没问题,我了解了,有好几座特色老楼呢。果然,永定湖山乡存遗了一定数量独具特色的土圆楼。其中黄坑村的土圆楼最让人惊艳了。黄坑村的李支书引我们去探访。先去圆寨楼,当时正好雨后,云雾缭绕,小楼仿佛是朵刚出土的蘑菇立于山前,它建于1851年道光年间,直径十六米,有十六间房,占地三百平方,这应该是最小的土楼吧,人们常认为的最小土楼洪坑如升楼直径也有十九米左右,这楼仅一层,秀气文雅,一位守候的老人坐在门口,好似生根成了楼里苍老的树。

后去克昌楼,此楼依山傍水,很是大气,门联一如客家人的智慧,书有门联“克振家声光栋宇,昌明景物兆升平”。建于光绪乙未年,占地面积一千八百多平方米,采用八卦分割,由二十四隔墙组成二十四间,楼高十三米,楼内部结构分高矮二层,一家一梯,第二层为居室,不相通,第三层相通,楼门高五米、宽二米多,分内外二重门,中间一米隔缝,有观望眼,这是为了防土匪入侵所设的。假如土匪火烧外门时可以二楼管水进入隔缝,保全大门,以防被侵。湖山处于闽南闽西的交界处,原属平和管辖,1951年才划归永定县,闽南文化与客家文化在这交融,有的村民能说闽南和客家方言。建筑是文化的物质符号,土圆楼也有着闽南建筑的风格色彩,如层次不高,独门独梯、还有红砖色彩等,如此风格不同的土圆楼仅存不多,也不同程度受损,同行的村干部也在焦虑它们的保护问题。

 一路走来,我这会要说说人了。去了几个村,见了刚刚新出炉的村主任或村支书,我们去的前一天刚改选结束,有的是连任,有的是新任,他们或是外出打工回来,或是在村里做事,但都是算村里能干的人吧,他们都说着自己家乡的好,有一股渴望做点事情、忧心村民生计、想改变乡村面貌的责任心和冲劲,也是很不容易的,毕竟发展的基础相对不平衡。这里更要说说永定区湖山乡杨山村驻村第一书记阙书记了,他是由国家税务总局龙岩市税务局派驻的,真佩服他,才来半年,他却能把湖山的情况如数家珍的告诉你,对我们说这个村那个村的情况,说湖山的历史,说克昌楼的红色故事,走进土圆楼说这里可以办民宿吧,村里人见到他也很亲近,和他唠个没完。他说湖山资源很丰富的,需要改变观念,培育村民的市场意识,发展旅游事业,把资源变成宝。是啊,乡村要振兴,领头人真的很重要,我们一起为他们点赞。

傍晚返程时,山乡来了场大雨,风过清新秋凉渐浓,可心头满满的暖暖的。湖山的先辈们奋斗牺牲换来了幸福的新天地,湖山人纯朴善良,勤劳智慧,他们也会在一群热爱家乡有事业心责任感的领头人引领下,让山乡更美好的,我坚信。

(作者:徐维群,龙岩学院闽台客家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769人阅读